[短篇]OL与黑道

[灵感乍现][抛砖引玉] 无刀无雷,本质沙雕,短篇就不展开了。悠悠碌碌的OL吃宵夜时总能碰到一位黑道少女。

「欢迎光临,里面…哦!小雅今天下班也很晚啊」
「是啊,我要啤酒,还有叉烧也赶快,我快要不行了…」

正装短发,从里到外散发着干练的女性叫做小雅,但刚一坐下立马画风就变了。
又是加班到深夜,作为部门经理的小雅不仅白天要与客户协商,下了班还要整理明天会议要用到的资料,和普通上班族一样,从毕业至今一直努力工作着就迎来了30岁。
来到距离单位两个街区那熟悉的餐馆,一进来就趴在还有些油腻的桌子上,大大咧咧地灌着啤酒。

「虽然让我说有些多余,但你这个年纪好歹也注意一下饮食,少吃油腻比较好,啤酒也是…」
「啰~~嗦~~大婶你一天赚那么多钱,当然不知道我要多努力才能保住这累死人工作」

这时叉烧饭做好了,大婶放下手机,把餐盘端了过来,顺手拿了红茶和小菜。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这世上想把人当好可没那么容易,餐饮更不简单」
「啊~~~不提这个,不聊工作了头疼」

【但有些人生来就是简单模式】

看着鲜香的美味叉烧,一天的辛劳换来的回报,小雅不禁心想,支持她活下去的或许就是这一碗饭。
刚提起筷子,餐馆的门被打开了,一阵冷风吹了进来。

唉,运气真的不行,晚点来也不行吗。

「晚上好啊阿姨!老规矩!」
「哎!兰姐你来的正好,叉烧是刚做好的」

咔嗒一声点燃了香烟,虽然禁止,但大婶还是找出烟灰缸端过去,同时也准备了开胃小菜和饮料。

「啊,今天拿白酒吧,一会儿,有事要做。」
「诶?哦,好好。」

玩弄着车钥匙的这个人,小雅很熟悉,或者说全是从大婶那里听说的
她叫兰,姓什么不知道,当地黑社会的小头头,准确说是去年突然管理这一块地区,其他一切信息都不清楚。
具体怎么当上的,谁也不知道。
但有件事小雅很清楚,这个叫兰的大姐,也常来这里吃叉烧。

小雅对黑社会的了解不多,但从影视作品和新闻报道中得出来的结论,让她这碗叉烧变得没那么美味了
这种场景并不是第一次,店里其他客人看到兰一进来,明显说话声小了很多,然后悄无声息地结账离开了
虽然有些懊恼,但还是小心翼翼地吃着饭,尽量不发出声响,害怕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店里实在太静了。

即便见过很多很多次,但小雅还是忍不住用余光打量着坐在不远处的兰
然后低头摸了摸自己稍有赘肉的肚子,不禁感叹…
兰高高的个子配黑色西装,顺直的长发绑着马尾,像极了电影里的女警刑侦课长
——如果没有微风吹动垂下来的刘海,露出侧脸那一道伤疤,以及她是黑社会成员的设定的话。

【被人们畏惧的强者又是美女】

「叉烧饭来咯,久等了,辣酱也配好了,慢用啊」
「嗯,麻烦你了。」

刚提起筷子,店外面突然有点嘈杂,兰下意识地微微转头,冷冽的目光和悄悄打量着她的小雅刚好四目相对
这把小雅吓了一跳,她绝对想不到被叉烧噎到会这么难受,但又只能愣着不敢出声,泪水逐渐涌现
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又转身看向外面,突然店门被打开,冲进来一伙儿人

「果然在这!把这叛徒抓回去!」
「小心点儿,她可不好对付,一起上」

带头的人直接掏出小刀耍了一个刀花,那是蝴蝶刀吧?是吧?像极了漫画里反派的开场
这时大婶弯着腰走过来拽开小雅,试图让她一起躲远点,但这一拽,小雅终于忍不住把叉烧咳了出来,像是敲响了战斗的钟声。

桌椅掀飞的声音,骨骼断裂的声音,金属碰撞的声音,以及,哭喊声?
小雅忍不住探出头看了一眼,兰一手带着像拳套似的东西,另一手拿着反派带来的铁棒,正挥向一个比她矮一些的小混混
这时小雅发现有个倒地的男人正从衣服里掏着什么,不管那是什么,一定很危险
「小心!」

兰听到喊声,回头警戒的同时,一个侧身躲开了电击枪的射击,但身后突然站起来的人那铁棒攻击却无法躲避地击中了头部
小雅震惊又自责,还没容她反应的功夫,外面警笛大作,巡逻警员在用无线电报告情况,原来报警了啊,大婶!NICE!
听到警笛的声音,倒地的混混们弹跳起来像没事儿人一样冲进后厨要从后门逃跑,其中两个人拖着昏迷的兰

【绝不允许他们把兰带走】

嗯?小雅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疑惑,但动作没有停下,她右手抱紧兰的一条腿,随手抄起酒瓶向其中一个男人扔去
碎裂的玻璃渣飞溅,这样不行,会伤到兰的。
「臭丫头别碍事!」
小雅双手抱紧兰的腿,坐在地上任由小混混的脚踢死不松手
「来不及了咱们先走吧别管她了,她跑不了!」
「臭丫头你给我记住!」

你才要记住!自古说出这话的人都没好结果!
接下来怎么办呢,事情发展太快,连见证这一切的大婶也只是发愣
​小雅看到正门的人群越来越多,警员也不知去向,只有车上的警笛在那里鸣叫着
鬼使神差之下,小雅竟然就这么背着兰走了出去,然后又想起兰吃饭时放在桌上的车钥匙,只得把兰扔在路边急忙跑回去拿
只是这几秒钟,她却担心得不得了,如果一回去发现兰不见了怎么办?
心中不禁烦躁起来,一把推开围观的人群,飞速扫描着杂乱的地面,店里新来的厨师也在整理着毁坏得一塌糊涂的餐馆,这小姑娘应该也吓坏了吧,不过她心态真好啊。
眼尖的小雅立刻找到并捡起车钥匙跑了出去,再次推开人群,还好,兰还在那里。

「混蛋!把车停那么远干嘛啊!!」
按了几下车钥匙,但却毫无声音,好在路面有刚开过来的出租车,乘客才刚下车,小雅就抱着兰一起钻了进去

「医院医院!!快!!」
「不,别去,别去医院」
「啊?你醒啦?不去医院去哪儿啊」
「……」

沉默,说完这句,兰又晕了过去
没办法,兰一定有自己的顾虑,小雅和司机说了位置,先带她到自己家去吧。
在路上,小雅终于回过了神,自己到底做了一件多荒唐的事,他们都是黑社会,放在那里,等被带去警局写个笔录就没事了
现在呢?这算见义勇为还是包庇犯罪者?电影里帮派械斗之后,窝藏犯人,然后被迫加入组织成为共犯,继承意志成为新任老大…
算了算了救人先

「这是怎么了,血洒车上没事儿啊,但我不想搀和进去啊。」
司机有些慌神,本以为只是意外受伤,但事情没那么简单。

「什么?血?!」

小雅想起来还没看过兰的伤势,急忙扶起兰,查看她的后脑。呼——就是肿了个包,你可真结实,小雅松了口气,然后
等等?血?逐渐,小雅的视线有些模糊了,原来是自己头上在流血
掏出包里的运动T恤,本来是买来当居家服的,结果先染了色,看出血量也不大,先按住止血吧,回家再找药箱上药
生在穷人家里就这点好,从小受的伤不计其数,这点血算不了什么,倒是身边这位…如果,永远醒不过来的话…

【我是不是可以,照顾她一辈子】

————

家里能准备个急救药箱真是帮大忙了,对着镜子给自己头上止血上药,好在只是碎玻璃划了一下而已。
背着一百多斤的人上三楼真的是太可怕了,小雅庆幸自己平时有锻炼身体
但用力爬楼的时候,头上的伤口在不停流血,好在没有失血过多,只是头晕而已。这里是错误示范,小孩子不能急着搞百合,可千万要优先就医。
那么,今天就先这样,本打算守着兰醒来的,但小雅精神松懈之后,抵挡不住浑身疲惫,渐渐睡去。

次日清晨,躺在沙发上的小雅醒来后发现身上多了一条毛毯,而兰正坐在对面盯着她。

「你为什么要帮我,有什么企图?」
啊~来了来了,常见的讯问环节,一般这种时候只需要义正言辞地说正义感作祟就好了,但小雅并不打算这么做,她昨天在处理伤口时,做出了一个决定。

「让我加入你们怎么样?」
「你也看到了,我被当作叛徒遭人暗算,这就是帮派,你在公司上班不是挺好的么」
「别小看小职员哦,还有,你管那个叫挺好?看上司脸色,同事的排挤,下属的不满?」

是的,小雅期待改变,以前也曾设想过去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牧马放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但这不实际啊,首先要赚钱,赚到花不完的钱,即便做到了,但人无法脱离社会作为独立个体活下去
也想过成为自由职业者浪迹天涯,可自己又不是那块料。
小雅很羡慕那种,像看过的电影里的黑帮一样,虽然游手好闲,但大家同甘共苦情比金坚啊。

「你也别小看黑帮,我们有很多事都见不得光,至少在我看来,你那种平凡才更好一些」
「那你干嘛还要当黑社会啊?」
「没有人天生就是做这个的你给我听清楚!」

【我想知道你的一切】

小雅话刚说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对啊,没人天生就想当坏人,可她还是想知道为什么
深呼吸过后,小雅决定提出这个问题

「你想知道我脸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吗?」
「呃?我可以知道吗?」

没想到对方要主动说出来,就算不是女孩子,脸上这道伤疤也一定是段非常痛苦的回忆,小雅不禁端坐,等待兰说出她的过去
兰的家庭很富有,至少从身边的人比较来看是很富有的,小时候在国外长大,学习优秀,多才多艺,受母亲熏陶而对格斗很感兴趣。
17岁那天突然被告知要回国,却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被绑架了。
父亲带着赎金来换人的时候遭到枪杀,随即发生火拼,兰的脸上也留下的伤疤,母亲在保护她的时候也中枪遇害。后来她才被告知,父亲是黑社会,她的家庭完全是建立在无数人的苦痛之上,之后她再次被送到国外生活。
她没有怨恨杀害她父亲的人 —— 而是怨恨他们所有人。
她发誓要复仇,向这个肮脏的社会,之后作为旧部遗孤的身份,携带大量资金加入了父亲曾经的帮派。逐渐吞并,壮大,复仇的时机来临了,她一次次向警方泄密聚集地和相关人员,屡次得手。
内部逐渐察觉到内鬼,至于这次自己怎么被揭穿,还搞不清楚。

「原来你就是打入敌军内部的叛徒」
「说人话」
「没办法,昨天的事肯定在被调查中,我救了你,也就是包庇罪了,过不了多久,无论是哪边的人先追到这里都完蛋了」

兰突然被逗笑了,小雅那种故作全都懂的样子着实好笑,真是辛苦你了。

「你就那么想跟我走吗?」
「诶?」
「我是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小雅愣住了,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只不过是经常在一起吃饭,身材相貌比较好看,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而已。
正这么想着,兰越过矮桌坐了过来,按住小雅要抵挡的手臂,被这样一张脸盯着本该很害怕,但却脸红心跳

「看着我,告诉我,是不是喜欢我」
「你们黑道都是这么撩妹的吗,放开我先,松开啊」

兰不予理会,越过脸颊,把鼻子贴向小雅的耳后轻轻闻了一下,一次次轻轻的呼吸让小雅像触电一样打了个冷颤浑身僵硬

「我知道你在餐馆经常偷偷看我,其实我也在偷偷看着你,起初觉得,啊,这女孩土里土气的,乡下的孩子穿得像个大人的样子,化妆也不够熟练…」
「…你说话很伤人啊,还有好痒啊你别贴着我头发说话,呀!」

说话被打断的兰耍脾气似的在小雅耳后用力亲了一口

「听过说完嘛,然后就在想,这个女孩就这么普普通通地结婚生子度过一生,毫无波澜的一生,实在太平凡。你们这种社畜点头哈腰挣扎于社会的样子,我看的太多了反而有些不顺眼,但也知道自己做不来啊,我这是羡慕吧,向往着平凡的日子…我喜欢你,是因为你吸引我,你不知道自己偷看我的时候,有多可爱。」

沉默了许久,手臂上的压力渐渐松了下来,但小雅没有挣脱,而是感受着耳后传来的淡淡鼻息,鼓足了勇气,也要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我呢,嗯,我出生在很贫穷很贫穷的家庭,家里有弟弟妹妹,我是大姐,各方面都要谦让,无论有多少委屈也要自己咽下去,不能让爹娘为难。大人们的谈资经常是谁家孩子真是争气,人长得也水灵,用功读书,将来找个好工作,当个有钱人家的媳妇,好报答爹娘,我就这样作为学业有成的女儿一步步走上社会,是啊,我对人点头哈腰低声下气努力工作…但是我好不甘心呜…」

小雅滑落的泪水滴到兰的脸上,这让她心中一阵疼痛,轻轻抚摸着小雅的头发

「但是啊…自从我见到你,哈,这人这么高,身材这么好,长得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当黑社会呢?我对黑社会充满着鄙视,但是啊,我好想像你一样,做个看起来很自由的人也好啊,可是听你说完自己的事,我发现我错了,这世界,哪里有什么自由…」

【我到底是怎么了】

又过了好久,这么压在小雅的身上,兰的腿有些酸了,慢慢坐起来,又把小雅也抱在怀里。
「好受些了么」
「嗯」
「还没回答我呢」
「什么啊?」

兰这个人真的是寸步不让,小雅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再给她一点时间也

「我也喜欢你,之后咱们,一起离开这唔…」

小雅就这么突然地被夺走了守护了30年的初吻,毫无防备,柔软的嘴唇轻轻接触,已经分不清那柔软的到底是谁的嘴唇,滑腻的舌尖传来酸酸的味道,嗯,橙汁的味道,慌乱中余光扫见了桌上放着的饮料瓶
然后赫然发现兰用温柔的目光盯着自己,接吻不该是闭上眼的嘛,这样很吓人啊,慢慢地,小雅感受后背传来紧紧拥抱的触感,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兰那笨拙的吻技。

— 收费站警告!短篇还上高速可就太艹了 —

「那么就去我在国外的家吧」
「好啊,听你的,不过你才26岁,比我小还真是没想到」
「就当你是说我成熟吧?咱们牧马放羊怎么样?」
「找个偏远一点的地方,牧马放羊,你能读心吗?」
「从你嘴里读出来的,以后一定要出去旅行」
「嗯,自驾游,自驾…车,说起来,你把车停哪儿了?昨晚我用你钥匙找了好久」

小雅突然想起车钥匙的事,那怎么说也是一笔钱。

「嗯?!车钥匙!对了!钥匙呢?」

兰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果然那一闷棍还是有负作用的

「诶?呃,在我包里,怎么了?」
「那钥匙是假的,里面是关于涉黑人员和其他涉及白道的一些蛀虫的资料,本来打算昨天饭后交给线人的。」
「哦,所以才喝着白酒玩弄车钥匙啊,我说怎么总觉得哪里有违和感」

小雅这么说着,做出好似早已识破真相的表情,兰皱眉沉思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是啊,喝酒怎么能开车呢,平时都是在那里吃完饭,把钥匙放桌上就行了,那家店里的厨师就是线人」
「但是昨天没来得及就发生了那样的事啊,那个小姑娘居然是警察,真是人不可貌相」

「?!女的?女厨师?」
「对啊,新来的」
「糟了,她看到你拿钥匙了吗?」
「诶?难道说…」

砰砰砰!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小雅和兰全明白了,新来的女厨师,是线人也是内鬼,那天她也在找钥匙,既然能找到这里,难道大婶有危险??糟了糟了,小雅再次陷入混乱。

「喂冷静点,把衣服穿好,要准备逃了,这个时候没办法啊」
「怎么逃?这可是三楼啊,还有防盗窗的」
「相信我,狭窄的地方,枪没有拳头好用」
「你是从哪个漫画里来的吗?」

【我不要和她分开】

正当小雅想靠近防盗门看看是谁在外面,但被兰抢先一步。

「呼——」
「怎么了?」
「别害怕了,是之前的线人和店里阿姨来了」

打开门之后,还是被从门两侧冲进来的人吓了一跳,他们像强盗一样到处确认着
大婶走过来拍了拍小雅的肩膀
「别怕,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们两个啊,这不让人省心,快跟我们离开这里,马上就要变天了」
小雅和兰对视了一下,握紧了对方的手。

根据女厨师的招供,她也是受人指使,然而在兰的资料里却并未存在此人的资料,完全是自投罗网
其他相关涉黑人员悉数落网,这里曾经的神话已被掩埋,而最后的这位黑道因将功补过又表现良好,在服刑期满后与新进组的‘黑道女士’在餐馆学习了一段时间烹饪之后,决定出国开店。

————

「所以说,现在生活真的不容易,真希望能中个大奖,一辈子都不去工作了」
端着啤酒抱怨着,面前这位少女似乎让小雅看到自己曾经的样子了
「年轻人努力生活,总有适合自己的人生会出现,你的所作所为,也一定会让你活成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唉,我要是也像阿姨你这样一天赚这么多钱,还有个超漂亮的老婆,好听的话我也会说,我也渴望自由的生活啊」

这时兰把叉烧饭端到少女的桌上,附赠了饮料
「可可,好好听着哦,所谓自由呢,不是无法无天,而是按照自己的规则好好活下去,你的自由是什么呢?」

抚摸着手指上的戒指,兰温柔地看向小雅,她所爱的人,露出了最温暖的笑容。

【可喜可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百合灯塔立场,作者保留所有权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