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

原创短篇

为了掩盖抑制不住的泪水,我低下头,双手握紧匕首,猛地冲进她的怀里。

刺入她的体内时,我似乎能感觉到刀尖撕裂她的肌肤,野蛮地咬破遇到的每一个细胞。

受到惊吓的我不由地把刀刃退出了几分,不料温热的液体却因此喷涌而出,染红了我的双手。

全身颤抖,双腿瘫软,摇摇晃晃的我几欲摔倒,这时的她却一把将我拥入了怀中。

刀刃也因此再度刺入她的腰腹,但她却像没事人一样,完全不为所动,只是像平时一样轻轻地摸着我的头,安抚着我。

 

“为什么”

 

我颤颤巍巍地抬起头,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上脸上的狼狈。

 

“因为我爱你”

“不对!那只是被魅惑了,因为我是个怪物,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你本不是这样的,你本不应这样的……”

 

她只是摇了摇头,笑了笑,抬手抹去我脸上的泪水,而后又缓缓地向下轻抚着,一寸一分,细细地,无比怜爱地抚摸着我的脸,像是要将所有的细节都刻入脑海里。

抚至下颚,她微微用力,托起,我仰视着她,看着她的脸一点点地靠近,我慢慢地闭上了眼。

她柔软的唇压了上来,然后就如以往的每一次那样,慢慢地吮吸着厮咬着我的唇,再把舌头探了进来。我也伸出舌头回应着她的邀请,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我们就这样深吻到快要缺氧,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彼此。

我能看见她的眼眸中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芒,但她却仍笑着。她的身子靠着墙,慢慢地往下滑,我扶着她,让她缓缓地躺到地上。期间她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我,直至她眼中的光芒完全逝去,她也还是注视着我,温柔如旧。

我把头轻轻地枕在她的胸前,伏在她的身上,感受着她体温的流失。

过了很久很久,我才终于理解到。

她。

死了。

 

我再也不能沐浴在她那温柔目光中,再也不能感受到她掌心的炙热,再也听不到她柔和舒心的声音。

直到最后我都不知道与她相处的日夜里她到底有没有真心爱过我,还是说真的如猎魔人所言,一切都只是我把自己的一厢情愿强加给她所营造出的一场美梦。

我又吻向了她,想把柔情还给她,想把爱意还给她,却独独没法把温热还给她。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是拖着无力的身子去见了猎魔人,展示我已把她杀死的证据,她再也不是可能因我本能失控而暴走的杀戮机器,我也承诺再也不会与人类接触。

于是乎我得到了协会的赦免,在某处的深山老林中获得了永世的平静。

我终于实现了和她的承诺,过上了不用再疲于逃命的平稳日子。

只是这里没有了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百合灯塔立场,作者保留所有权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