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与天会在尽头交成一线

让我奔你而来

1.

她微微俯身,这是她常用的起跑姿势。

临近发令的前夕,周遭的气氛都变得凝重了起来,本来还顺畅流动着的空气几乎变成了胶体,攀着我的鼻腔进入我的肺部,这让我感到一阵燥热和眩晕。

她皱眉,盯着前方。一百米的短跑总是在一瞬间决出胜负,所以她开始屏息凝神,以求调整到最佳状态。而我也正如她盯着终点一样向她投去炽烈的眼神,我在心里一边为她加油的同时又希望她跑慢些以免摔倒。虽然跑道是软质的塑胶,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冲刺途中摔倒是一件可以简单糊弄过去的事件,我知道她跑起来的速度,飞扬的身姿。若是那样的她扑在这没有一丝温度,满是尖锐的角的跑道上的话…

但我果然还是希望她跑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她总是在早上跑到我家门口与我一同去学校。我偶尔会恶作剧似的故意早起,但她依然分毫不差的,在我理好自己的头发踏出家门,反手将门带上,门锁发出咔的一声的同时,脚尖用力蹬地发出的沉重轰鸣也会传进我的耳朵里。她跳到我的身边向我打招呼。

如此耀眼的人,像是高悬天边的太阳。于是我也回以她笑脸。

就在她的呼吸开始变得稍显急促,一滴汗从她的额头划过脸颊沿着下颚线从下巴尖滴落到地上溅起尘土的时候,我的心也几乎要跳出胸口。

我拔腿就跑,趁着还有一点时间,我终于决定去终点迎接她。

我要迎接她!我要她喘着气投入我的怀抱,我们俩因为惯性斜着倒在旁边的人造草坪,我会以灿烂得刺眼的笑脸迎接她!

 

2.

我微微俯身。

虽然职业的运动员总是会以蹲姿起跑以求最初的速度与跑道的夹角最小,但我果然还是更习惯于这样。

因为家门口的小平台并没有那么大的空间给我做出那样标准的动作,更何况一个女孩子日常的衣着也很难这样起跑。

总之我微微俯身,大口呼吸的同时想让心静下来。但是求而不得这样的痛苦总是体现在日常生活的方法面面,譬如现在,我越是想要静下来就越是静不下来。

我为什么会跑起来呢?我的家里人常常因为我早上出门后的突然冲刺而斥责我。的确如此,不论是从安全方面还是个人形象方面,一个女孩子都不该有这样的爱好,但我必须这么做。因为她是个优秀的人,平日的班级里总会被众星捧月搬围绕起来,但我家与她的家只有不长不短的一小段路程,所以我会去,这恐怕是为数不多可以独处的机会,而且我越是早一点到达,就越是有更多的时间可以花在剩余的路上。

两人一起走去学校的路上。

想到这里我差点笑出声来,因为那时候的我是如此单纯且勇敢。

真好啊,我由衷地感谢那时的我,正因为有了那个我,才会有现在站在起点的我。

发令枪还没响,我眼角的余光看到她已经向着终点跑去。

而后发令枪震耳欲聋。我的血液如同到点的闹钟一样跳了起来给我带来巨量的动力,我感受不到体重,风也被我用力地推开。顷刻之间,已经没有人可以与我并排了。

让我独自奔你而来!我的心已经先我一步到达了终点。但没关系,我知道她在那里,我将奔你而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百合灯塔立场,作者保留所有权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