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师生蜕变

[灵感乍现][抛砖引玉] 这并不是什么幽默的故事,百合度也不高,主要关于贫困山区孩子的教育问题。
年轻教师为了评优而选择下乡支教,结果……
我在写到一半的时候就在想,自己到底写的是什么东西?这样写就行了吗?这个题材适合用来创作吗?

如你所见,父母眼里的好孩子,亲戚朋友眼中的学问人,家长学生眼里的好老师
这就是我,才华横溢又美丽动人的小帆老师
我从不怀疑自己的努力,我也非常欣赏努力的人

所以这一次先进教师评选的头筹,非我莫属。
但是……

「还有多远啊,我是真的快要吐了」
抬眼看见坐对面的小姑娘抱怨着,拿着手机来回晃悠,似乎在找信号,旁边两个男老师不断地扶着眼镜,抱着那个是叫switch还是什么的掌上游戏机在玩,反正我对这些毫无兴趣
身边这位干脆躺下来睡着觉,她这面相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像极了家庭电视剧里‘严苛的婆婆’。
我和其他几位老师一起,坐在一辆很脏很脏又散发着臭味的农用拖拉机上,已经颠簸了两个小时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天气不冷不热,车斗里还放着一堆装满棉花的大麻袋

「就快嘞就快嘞」

我眯着眼望去,嗯,远处似乎有个飘着炊烟的地方。
那就是我们这次旅途的终点。

是的,参加下乡支教,但这画风明显和朋友圈里那种支教照片不一样啊,高山流水呢?小溪潺潺呢?风景如画呢?
我早该意识到的,这次是和赈灾队伍一起,这附近是刚受过灾吧,不过就从他们这块‘福祉’来看,以前也不会是什么富裕地方。
既来之则安之,圆满完成任务后,在我的履历上留下一道光辉事迹就行了。

————

比我想象中要糟糕很多。

「这个村子之前经历了滑坡,因为整体人数不多,所以伤亡并不惨重。 —— 我得到的消息里是怎么说的。」
「这就是所谓的【并不惨重】?」

我们愣住了,远远地还能看到村子的残骸,新盖起来的简易住所真的是十分简陋,马桶?不存在的。
而我们要在这个到处都是泥泞和蝇虫的‘世外桃源’待上几个月,隔着屏幕能体会到我的悲伤吗?

「那么,作为这次下乡支教的领队,我叫方明,有几句话要先跟大家说说…」
那位‘严苛的婆婆’熟练地说着开场白,这或许不是她第一次支教,否则也当不上领队吧,我心里这样想着,然后就被分配了任务。

在当地唯一一名老师的带领下,介绍了这里的一些基础设施,最后来到被称为‘学堂’的地方,一些穿着破烂面容黝黑的孩子远远地看着我们
不得不说,这间屋子是我从到这里来之后最满意的一间了,说一尘不染肯定过誉了,和我们这几个月要住的移动宿舍一样干净整洁。
桌椅虽然是旧的,有些还有修补过的痕迹,但足以看出他们对教育的重视。

村民准备的饭菜虽然难以下咽,用舟车劳顿为由推辞掉了,回宿舍又补了一顿泡面,在经历了一晚上嘈杂的虫鸣难以入眠之后的次日上午,迎来了第一堂课。

「接下来就由我来教大家学习,你们可以叫我小帆老师,船帆的帆,希望你们的将来也能乘风破浪。」
每当用自己名字来祝福别人时,我心中都会一阵暗爽。

「小帆老师好!!」
孩子们高兴地喊着,但我注意到角落里的一个绑着辫子的小姑娘似乎在瞪着我…

临近中午,和孩子们挥手告别时,我慢慢走向正在整理崭新课本的她。

「你好啊,你是叫…雪梅是吧,凌寒独自开,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要和我聊聊吗?」

她停了下来,看着我,从那眼神中我读到的愤怒逐渐消失,变成了落寞。

「小帆老师,你知道一筐柴有多重吗?」
奇怪的问题,筐应该是背筐吧,我看到过村子里有人背着那个,一筐木头,不超过三十公斤吧,大概
「30公斤?」
「换成白菜呢?」

白菜?水分很足的话,一颗白菜大概两公斤,刚才那个大小的筐,应该能装三十颗,六十公斤吧
「六十公斤?」

「老师,你觉得我拾多少柴火,背多少筐白菜能像您一样乘风破浪」
「这,努力是一定有回报的,不要气馁,你一定…」

「您不是第一位这么对我们说这种话的人,支教来的老师最多几个月就会离开,最长不过半年而已,之后我们又回到每天只上一节课,放学后去地里干活,拾柴,喂牲口…嗯,现在不用喂了,都被防疫的人带走了,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但爹娘说过,你们是大好人,给我们送吃穿用的恩人,所以我们一定要感谢你们,可是…求求你们不要再用那种话伤害我们了…」

静静地听着她说完这些话,看着她抱起装书用的米口袋,哭着跑出教室,不敢去看她的背影。
我这张人皮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被她的话语刺得这么痛。

————

「啊,在这儿啊,小帆老师,看您没来吃饭,大家还挺着急的呢,毕竟发生过灾害,还请您能…您怎么了?」

领队方老师找到了趴在课桌上的我,刚才还一点事都没有,我怎么突然眼泪就止不住了呢
没办法,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被看到了,也罢,就和她说说吧。

这些声称支教的人也不是第一次见,只不过是来完成任务,最短一两个月最多半年的时间,孩子们不断经历着相遇、相识,敞开心扉以为自己遇到了天使,然后离别,再次面对贫苦…我也是带着所谓‘善良’的满足感去接触这些孩子,这张面皮却被那个女孩子撕得粉碎…

「是这样啊,也难怪,你们都是第一次下乡支教,所以我在刚到的时候提醒过你们,我们终究只是来支教而已,要你们不去在意孩子们的感受,或许有些过分,也很为难你们,可是,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不要自责,希望你能想开点」
「嗯,我能坚持住。」
「你也别一时冲动,决定留下来,对自己前程要想清楚。」

第二天,雪梅没有来上课。
第三天,雪梅没有来上课。
第四天…我问到了她住的地方,决定过去看看。

「雪梅?在吗?我是小帆老师。」

木门被打开,一股尘土扑面而来,刚才是在打扫吗?

「这两天是有什么事吗?怎么没来上课?」
「…」
「我知道很多事伤了你的心,但至少不要放弃学习的机会」

她抬头看着我,十四岁的小姑娘眼中没有一丝光彩,如果我能做到的话,一定要让她拥有希望。

「可以,让你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看着雪梅问道,虽然我们的生活环境完全不同,但我感觉这孩子和我,有个相同的地方。

「但是,我家里,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去那边好吗?」

我们来到菜园旁边的一片空地,房屋的残骸在不远处堆着,这里摆放着各种砖块堆成的座椅,还有横放着一块画有棋盘的水泥墙面。

我小的时候,家里其实并不富裕,父亲总是说自己吃了没文化的亏,所以要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做个文化人,我也不负众望,当上了老师
本来是想着传道授业解惑,可进入社会之后才发现,老师也是一种职业,而我也逐渐迷失在权利之中,学生的成绩就是我的作品,是我迈向更高层次的踏板
在我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身边的人,做着和我一样的事,只不过职业不同而已,我从没有怀疑过自己努力的方向。

「这次支教也是一样,起初我只是想要把这次经历写进履历,作为评选先进的筹码而已,如果没有你那番话,或许我回去后还是那个样子吧」
「您不是那种人」
「你才十几岁的小鬼,别以为能看透大人的心思哦,我现在这种状态,都是因为你呀,或许,我也可以改过自新,重新开始,我从不怀疑自己的努力。」

是的,重新开始,这也是父亲让我铭记于心的东西。

「希望你也能振作起来,好好活着,不断努力。」
「我也能像老师一样吗?」
「这个问题,我依旧没法回答你,但我想说的是,我愿意帮助你。」

————

聚散终有时
仅仅四个月,方老师说这次支教时间比以往要短,因为这里要拆除了,地方政府决定将灾情易发的山区人口进行迁移,这里的人会分配到较远的城镇里去。
我来到熟悉的房子,雪梅的家,空旷的房间里,她的身形像要消失一般。
「明天我就要离开了,虽然离别很伤感,但我希望你能继续努力,好好学习。」
「……」

雪梅没有说话,我只有静静地站着,纠结着要不要等等她,我到底在期待着什么呢。

「小帆老师,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当然,我给你留了电话,你应该会被送到城镇,加入新的家庭吧,随时可以联系我…」

我愣住了,为什么会心痛呢,想到她会加入到班上其他孩子的家庭?或是被送到福利院?还是领养到其他家庭?
回想起方老师之前和我说过的话,‘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我想过要带她走,和她一起生活,但我退却了…我承担不起养育她的责任。

「小帆老师,请不要难过,我们还会见面的,到时候,我有重要的话对你说…」

雪梅走过来抱着我,任由泪水打在她的脸上,而我却不敢看她。

————

「爹,娘,谢谢你们保护我,让我活下来,我遇到了一位老师,小帆老师,她心肠好,教我们读书,还说我很聪明,我将来也要当老师,我们就要搬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希望爹娘能在天上好好看着我,我会努力的。」
每次叩首,雪梅的眼神都愈发坚定。

————

「爸爸妈妈,我,有件重要的事想和您二位说…」
「这些日子是咋了啊闺女,可算是想跟爸妈说了啊」

下乡支教回来一周了,学校里要求的心得感受没有上交,分享会也没有参加,以劳累为由请了假,一直窝在房子里,自从中考失利之后,又一次在屋子里憋这么久。
一直在想着雪梅的事,吃的好不好,有没有用功读书,是不是搬走之前还要一整天都干农活,那一筐柴火我也试过,哪里是三十公斤,起码有五十公斤,双手还要抱着采到的蘑菇和野菜一大包,小小的身躯弯着腰,想到那幅画面我就难以接受
这么大的人了,抱着妈妈的哭了好久,冷静下来之后,我决定和他们商量一下。

「你有为自己的将来考虑过吗?你这么年轻,独自带着个孩子怎么生活?」
「是啊闺女,你可能是一时善心泛滥了,没事儿,再跟学校请几天假,好好休息休息,别想那些事了。」

我知道,我在父母眼中过于完美了,他们这样想也很正常,没有那家父母不为自己的孩子着想的。
但是,果然我自己还是太弱小了,‘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我从不怀疑自己的努力】

————

中介的小姑娘把房门打开,一道光线把稍显昏暗的楼道照亮
「一室一厅1700押一付三,水电自理,采光还行,觉得合适嘛?」
「挺好的,你觉得怎么样?」
「一般吧,先看看再说」
「那您先看看,我到楼上去一趟,一会儿走时打我电话吧。」

我看着站在阳台的雪梅,憧憬着将来,她转过身招呼我过去。
「我挺喜欢这儿的,但肯定还能砍砍价」
「小机灵鬼,这儿离中学不远,你上班也方便。」
「别光顾着我啊,小帆你也得考虑考虑」
「没关系的,还有就是,我这个年纪,想要追求你,可以吗?」

微红的脸,蹭着我搭在她肩上的胳膊
「已经跟叔叔阿姨说过了么?」
「嗯,但是吧,怎么说呢,我爸爸一时还没法接受,我妈在给他做思想工作。」
「我倒是觉得自己还配不上你,你那么优秀」

我掐了掐她的小脑袋
「你很努力,我欣赏努力的人,很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小帆老师」

之后小帆作为师范学院的老师,不断培养着优秀人才,而雪梅也作为中学老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但小帆心里清楚,如果自己没有去支教,雪梅的命运或许是另一番景象,每当想到这里,总是一阵后怕,这或许对其他孩子来讲并不公平吧。

但无论如何,一定要想办法帮帮那些贫困山区的孩子,这是她始终坚信的
之后她和雪梅也一直为慈善事业做着贡献,并呼吁着她们的学生们也时刻怀抱着一颗爱心。

【这世上还有千千万万的孩子无法接受到教育,希望人们多关注贫困山区的教育问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百合灯塔立场,作者保留所有权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