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爱如明月,敢叫明月无缺

大段的对话张力太强了。这只是本人拙劣的模仿,措辞排句都非常生硬,见笑见笑

宽敞但各类物件都略显陈旧的房间。早晨。

 

侍女:真是明媚的清晨,与小姐的金色长发相得益彰。摄人心魄的美,您能看到花园里为您沉醉的花吗?

小姐:我看不到,梅洛,你知道的。我的花园里已经没有园丁了,那些被你悉心照料的花如今正迎风盛开,若我能令她们沉醉,我可否也能让你入迷呢?

侍女:当然了,我永远都躺在您亮蓝色的眸子里。即使她已经残破蒙尘,但也是我此生所见的最精巧的珠宝。

小姐:扶我起身下楼吧。

侍女(一只手握住小姐的手腕,另一只手扶住腰,侧身在前为小姐挡住风):是。

 

 

花园中央,正在修理枝条的侍女的独白。(追光于侍女)

 

侍女:小姐,我亲爱的爱莲娜小姐。您是如此勇敢,坚强。为什么您的笑容始终如此明亮?您本是庶出的弃子,又是无法继承家业的女儿身,更是患上了眼疾,几乎失去了视觉的病人。可是您向上微微抬起的头,白净的脸和眼角的霜却又组成了灿烂的模样,这样决不屈服于世事无常的小姐,好似泥池中白洁的莲花,你是如此牵动我的心,迫使我不得不驻足在您的身边,正如同黑夜里的飞蛾只能围绕着灯火,可我连飞舞也不能做到,我只能做到这些可有可无的小事。啊!在我的照顾下的您的起居生活可还有不如意的地方吗?我不敢问,我害怕从您的口中听到任何不好的词汇,它们会变成锋利冰冷的钉将我束缚于代表审判的十字上。若是我更加诚惶诚恐毕恭毕敬,您可否赏光与我一同在这小庄园里一直生活下去呢?

 

其外,坐在花坛上的小姐的独白。(追光于小姐)

 

小姐:梅洛,我亲爱的梅洛。你是如此干练,温柔。若是三年之前的我,一定会不顾一切,无论是他人的闲言碎语,还是背后的家族羁绊,与你相拥在一起。可现在的我算是什么呢?我已经失去了一切,不用说财富和身份,即使只是想要看清你的脸,我也几乎要用尽全力。可我还怎么敢捧着你,盯着你妄图在眼瞳里倒映你呢?若是我生病的眼睛对上你深邃如黑夜的眸,恐怕我就会变成见了月亮的星星,见了太阳的月亮一样将自己藏起来吧。无法独自一人生活的我不得不驻足在你的身边,正如同依托清风才能行走的流云。啊!你是如此优秀,井井有条地管理着庄园里一切的细枝末节,你有一天也会感到疲惫而寻求我的安慰吗?或者是失落地离开?我该如何才能把你留下来,除了任你离去,如今还有什么是我可以做到的事情吗?

 

两人背身相对(追光于两人)

 

梅洛,爱莲娜和声:我于挂满泪水的清晨醒来,却又必须得将它理成温暖的光。若不做此,我该如何才能面对你?我在你的身边沉沦,像是溺毙于深水中的鲸鱼;我在你的身边重生,像是被缝补好的布偶。越是求就越是不得,越是不得便又越是祈求,我的小姐(梅洛),我亲爱的小姐(梅洛),难道我对你,只有敬仰(依赖)之情吗?为什么我不希望你得到幸福(自由),被永远地困在庄园里呢?

 

两人转过身来对视又错开眼神

 

太阳(幕外音):正如同光影相随,我果真也有无法照亮的地方。她们都把心思藏于阴霾,可她们彼此的情感又从各处流露出来。若是梅洛为她梳头时手腕上的力道没有这么轻缓,或是爱莲娜扑在她的怀里没有那么安心;若是梅洛的指尖划过她的脸颊时没有心神不宁,或是爱莲娜在被她牵起时没有面红耳赤;若是梅洛在破晓之际醒来时没有为她哭泣,或是爱莲娜在黄昏之间将歇时没有为她呜咽,我都不会这么确信两人的千丝万缕。就在这一桌二椅之间,含苞待放又秘而不宣的少女们何时才能坦白?我该如何发光发热才能驱散哪怕一片略带乌色的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百合灯塔立场,作者保留所有权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