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UAVIT

明日方舟双狼组同人

“好吧,我没想到今天会这么晚。抱歉……”弥漫着应急理智剂那略显刺鼻的味道的办公室里,博士靠在宽大的办公椅上,虚弱地说道。

阴影里的鲁珀闻声站了起来,走到苍白的灯光下。她神情冷漠得像是不属于这里,有着瑰丽颜色的瞳孔更是让人不敢对视。

“辛苦了,博士。不过这是工作,您无须向我道歉。”她的声音很低,倒显得说出来的话有种异样的温柔。

“呃,话是这么说,但明天,哦不,今天就是你的生日……生日快乐!已经过了零点呢,我猜这一定耽误了你的生日聚会吧,德克萨斯。”博士往后靠了靠,想办法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

“没什么,这不值一提。”德克萨斯淡淡地回应。

“等轮班的干员过来你就可以走了。按照惯例你会有一到三天的假期,放松一下,玩得开心。”博士说道。没想到话音刚落就响起了敲门声,礼貌地扣了三下后,轮班的干员打开门走进来。

“看来你现在就可以走了。”博士笑了笑。

德克萨斯不置可否,悄无声息地退出了这个房间。

 

 

 

“HAPPY BIRTHDAY–!”

[大地的尽头]酒吧,一如既往的热闹氛围,当然——她们今天要更加开心一点。

能天使负责在德克萨斯进门时制造惊喜,空负责在灯亮起的时刻唱生日快乐歌,剩下的人……做氛围组。其实一切都跟往年差别不大,但这毕竟是同事们精心准备的,尽管德克萨斯觉得这些东西毫无必要,也不想拂了她们的好意。

“谢谢,我很开心。”德克萨斯勾了勾唇角。

众人没有理会她这明显带着敷衍的笑容,紧接着就是喜闻乐见的送礼物活动。

能天使首先以一看就是多年损友的动作勾住德克萨斯的肩膀,悄悄地把一个可疑的纸条塞进她的衣兜里。“这家店的苹果派是龙门最好的苹果派,但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我一般不告诉别人……”能天使那明显带着酒晕的脸显得格外活泼。

“好的。以后路过的话,我一定帮你带一份。”德克萨斯心平气和。

“嘿嘿,好吧。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能天使毫不羞涩地眨眨眼睛。

空慢慢靠了过来,和往年一样,这次的礼物依旧是她自己录制的唱片,不算有新意但足够真诚。

“空的歌我一定会听的。”德克萨斯接过后礼貌地道谢。这句话确实不是客套,毕竟不管企鹅物流的公车换得多频繁,空的专辑一定会在车上拥有自己的位置。

可颂的礼物依旧个人风格明显,是一本由她亲自整理的册子,名字叫《交易的艺术:如何以最低的价格获取最具价值的物品》。其实就是整理的生活行业里各种商品的折扣方式,特别篇里的超市优惠券组合使用方法尤其实用。德克萨斯表示很感谢,这确实能让她省不少力气。

拜松的礼物是最实用的,改良过的“激光”剑柄,更持久,也更锋利。德克萨斯显然十分受用,她立即把它装备到身上。

坐在一旁的大帝打了个酒嗝儿,它扶了扶从未摘下过的墨镜,醉醺醺地祝贺德克萨斯。“假期是不可能有的,但是薪水可以多给……你自己提吧,会有人往你的账户里打钱的。”大帝一贯的作风,毫无逻辑但不容置疑。

德克萨斯随口提了个数字,大帝欣然应允,然后就继续摆弄自己的红酒和黑胶唱片。

于是party照常进行。企鹅物流里各式名目的聚会太频繁了,这次和往常也没有太大差别。在玩闹一番后,德克萨斯打了个哈欠,站起来和同事们打了声招呼就上楼了。没办法,她不是平时习惯熬夜的人,更何况已经在罗德岛工作了一整天。

她入睡得很快,但很浅。于是一些细碎的片段滑进了她的梦里,隐秘、模糊,像氤氲的雾气,温柔又无孔不入。德克萨斯不为所动,如果她想休息,那就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她。但也不那么绝对,起码当那抹白色在她的意识里出现时,她还是下意识皱起了眉……

“休息够了吧。”耳边传来某人轻轻地叹息。

德克萨斯睁开双眼,首先进入视线的是熟悉的天花板,然后她转头,看向坐在床边的某人。

拉普兰德与她对视,那双令人难忘的眼睛里荡漾着晨光。她笑了笑,在柔和的日光里显得异样的温柔。

“有任务吗?”德克萨斯询问。老实讲她想不出拉普兰德出现的原因,总不可能是为了祝她生日快乐吧?她们两个其实都不怎么热衷过生日,太吵了。

“祝你生日快乐。”拉普兰德说。

噢,还真想错了。德克萨斯闭上眼睛,好缓和苏醒时的不适。拉普兰德还是坐在那儿,静静地等待着。

大约五分钟后,拉普兰德再度出声:“起来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如果是要送我什么生日礼物的话,那不用了,现在最好的礼物就是让我睡一整天。”德克萨斯仍旧闭着眼睛。

“最好的?我可不这么觉得。”床边的人轻笑着,伸手摸了摸德克萨斯柔顺的额发。

没办法,德克萨斯在心里叹气。她只好起身走向洗漱间,为到达拉普兰德口中的地方而做准备。

 

 

“为什么是那副表情?没见过还是怎么回事?”拉普兰德拉着德克萨斯的手说道。没错,她就像所有亲密的朋友或者情侣那样抓住德克萨斯的手慢悠悠地晃在街上。已经是早上了,这座城市慢慢醒了过来。

“你……拉我起来就是为了压马路吗?”德克萨斯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分钟前拉普兰德塞给她的pocky,此时她的看起来有点困惑。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前面的人看起来很开心,德克萨斯甚至能听到她在轻轻地哼歌。

德克萨斯语塞,正当她打算把手抽回来时,拉普兰德突然欢快地叫了一声,把手松开向前跑去。

或许就不该听她的。德克萨斯有些懊恼,这样自己就能好好睡上一觉了。正这么想着,拉普兰德攥着一大把气球回到她身边了。没等德克萨斯反应过来,拉普兰德已经把一只气球系在了她的手腕上。

“儿童节快乐!”语气听起来比祝她生日快乐还要开心。德克萨斯有些无语,似乎重逢之后她就搞不明白对方的脑回路了。

“谢谢。也祝你儿童节快乐。”礼貌还是要有的。

“走吧,带你去。”说着她又拉起了德克萨斯的手向某个方向走去。德克萨斯沉默地任由她摆布。

顺着龙门的街道弯弯绕绕地走了很久的距离,最终她们在一栋老式的居民楼前停下。拉普兰德率先上楼,德克萨斯只好跟上去。等她进入屋子里时,拉普兰德已经把气球放开了,五颜六色的球形紧挨着天花板,让这个素净的房间生动起来。

她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这个房间,就被拉普兰德勾住了脖子。

“你看起来有点呆,没休息好吗?”拉普兰德盯着眼前的人发问,坦白讲德克萨斯目前的状态真让她有点担心——这完全不像她认知里的德克萨斯。

“我确实没休息好,不过不用担心。”德克萨斯下意识搂住了对方的腰。

这个回答再度让拉普兰德笑出声,她把头搁在德克萨斯的肩上,现在她几乎整个人都靠在德克萨斯的身上了。

“精神不好对鲁珀来讲可是很严重的问题啊。”她吐气如兰,让德克萨斯的耳朵有些痒。这个姿势,还有这些话已经近乎挑逗。“或许你不介意现在和我一起休息?”啊,这就是赤裸裸的诱惑了。

德克萨斯皱眉,情况似乎变的有些超出预料了。

“你想干嘛?”这简直就是一句废话。

拉普兰德没有回答,仍然眼神亮晶晶地盯着她看,直到她有些不耐烦,才松开手转过身。像一只过于自我的猫——这话不怎么准确,毕竟猫都是很自我的,从不在意任何人的感受。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德克萨斯决定逃离这个氛围开始变得奇怪的地方。

“那么着急干什么?好像我会吃了你一样。”拉普兰德从冰箱里拿出几瓶酒,开了其中一瓶。应该是几十度的烈酒,因为一开瓶德克萨斯就闻到了酒味,带点辛辣,有些熟悉。

“不要想太多。”德克萨斯十分冷静。

拉普兰德小口啜饮着酒,慵懒地靠在桌边看着德克萨斯。她还是那副带笑的表情,看起来很柔和。

“那你干嘛还待在这儿?”她突然的发问让德克萨斯愣了一下,正她想开口询问的时候拉普兰德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难道真的没有发觉吗?你一直在试图……扮演,扮演一个好人?礼貌,冷静,令人心安的好人……让我觉得有点好笑……”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这在我看起来就是很好笑……因为你完全不是那种人……”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

“那我是哪种人?”德克萨斯决定把这场对话进行到底。

“那种……在听到我的休息邀请后立刻走掉的人——你不喜欢在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仍旧回答的很快,让人感觉她充满信心。

德克萨斯保持沉默。说得很对,她确实不想。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她不能改变主意。

 

 

 

 

这个吻多少有点出人意料,拉普兰德睁大眼睛望着与她紧贴面部的德克萨斯。不过还好,她在心中轻笑,这样的德克萨斯也很有趣,不是吗?

靠着过去的记忆和二人对彼此的熟悉,这次小小的亲昵举动结束得非常圆满,至少拉普兰德是这么想得。

德克萨斯皱眉舔拭下唇被某人咬出的伤口,看起来有点后悔。拉普兰德则笑着说:“看,赌气是有代价的,谁都不可能随心所欲。”德克萨斯撇撇嘴表示同意——还真有点疼。

“好的,结束了。你可以选择……你干什么……”

德克萨斯猛地出手把拉普兰德抱起向床边走去,然后将她压在床上。那双瑰丽的眼睛紧盯着白色的鲁珀,像在观察自己的猎物。

“那是什么眼神?你想做什么?”拉普兰德还是在笑,并非是她有多乐天或者习惯性伪装,而是……目前的情况确实让人忍俊不禁。

“没什么,你不是想让我休息吗?我现在就要‘休息’了。”德克萨斯的语气很严肃,可在拉普兰德看来这只会让喜剧效果更明显,更好笑。

但她从不会拒绝德克萨斯,尤其是这样的要求。所以——该发生的就任它发生的吧。

 

 

 

 

德克萨斯还是有点后悔,她突如其来的胜负欲并没有让她取得多大的优势,甚至有点相反的效果。

“你可能真的是加班加得多了。”在经历了一场疲惫而满足的性爱后,拉普兰德这样评价德克萨斯。

“我没有吃早饭……”德克萨斯这样辩解。

“怎么不早说?”拉普兰德亲了亲她的额头,慢慢地起身走向厨房。

虽然很想出声阻止,但德克萨斯最终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十分钟不到,食物的香气飘了过来。德克萨斯识趣地起床走到客厅。

“哟,很乖嘛。”拉普兰德调侃道。

虽然已经中午了,但是她还是按早餐的标准来做,毕竟花的时间最少,恰好某人看上去不想等太长时间。

青蒜酱煎蛋牛油果吐司……嗯,确实不错。德克萨斯吃得很开心,也或许是真的饿到了,所以吃什么都很香。

拉普兰德在旁边又开了一瓶之前拿出的酒,房间里再度弥漫着那带点辛辣的酒味。德克萨斯抽了抽鼻子,停下动作。

“怎么了?”拉普兰德问。

“这是什么酒?”德克萨斯再次闻到时觉得有点熟悉,但又说不上来,所以她选择直接问对方。

“我一直喝的啊……”她显然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莫名其妙。

常喝的……啊,想起来了,这是一种萨米特有的烈酒,度数很高,当地人常喝这种酒来抵御严寒。拉普兰德很喜欢,在叙拉古时她经常喝。德克萨斯也尝过,很辣,最要命的是它不会让你迅速醉倒,而是慢慢发力,当你意识到喝多时瞬间让你倒下。这个特点意味着你喝的时候必须非常小心,明确地知道自己该什么时候停下,不然……你可能再也见不到叙拉古那令人沉醉的明月了。

回忆潮水般涌来,德克萨斯只能后退,不断地后退,直到拉普兰德将她拉出来。

“怎么回事?你老是心不在焉的?”拉普兰德挑眉问道。

“没什么……”只能这样回答。

“吃完了吗?喝点水,我们出去吧,儿童节还没结束呢,今天会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没有继续追问,拉普兰德通知自己的计划。

德克萨斯下意识站起来跟随她出去,拉普兰德笑着叹气,把她拉过来吻去了沾在嘴边的碎屑。

”德克萨斯小朋友,距离今天结束还有好些时候呢,不要老是发呆。”拉普兰德笑着拉住她向外走去。

是的,还有好几个钟头——意外着自己还要陪她很长时间。德克萨斯默默地叹气,到底是谁过生日啊?

真后悔。

 

PS.其实是给德克萨斯写的生贺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百合灯塔立场,作者保留所有权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