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笼沙

暂不提情节设置细节描写人物塑造这种主观色彩浓重的东西,行文流畅已经很难了,更别说是我这种水平的人所作了

如果是我,我就会告诉她说我一开始非常恨你,后来我居然开始想你,再后来我就开始强迫自己原谅你,我甚至觉得错的是自己。现在我将要放弃你的时候你又出现了,为什么不在我找你的时候出现呢?现在你来,是想看谁的笑话吗?

柳总,如果是我,我就会对她说这样的话。您看,这样抽象但又令人心疼的心路历程,字里行间都是痛彻心扉的挣扎与折磨,异国他乡的独自生活让你变得酗酒又精明,最后还会抛出略带挑衅的问。而如果对方是我,那我一定会感动得落下泪来。

如果是我,可惜两方都不是我。

“呀,柳明明。”打断我狂妄念想的是送来今日要处理的文件的实习生。“柳总今天没来吗?”她望了望办公室里头,然后问我。

“第一,我是你的上司,你应该尊称我为吴秘;第二,现在你在工作,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办公场景,你不应该也不能在这里东张西望,你把东西交过来后就要立刻退出去;最后,柳总是这家公司的总裁,有最大的自由,所以她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我恶狠狠地瞪她。

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她,平平无奇也不算很贴切,毕竟有这么大的胆子。不过也仅此而已,据我了解她的业务能力和成绩并不理想,若想早日转正只怕还需多加努力。看着她刚毕业还充满朝气的样子,不怎么会化妆的,简单的遮瑕眼线和口红,头发扎在后面,走路的时候一跳一跳的辫子有时会蹭到光洁的脖颈。我恍神,几乎要把她与空位重叠。

“啊?”她哼哼一声,“领导都不以身作则,还随意翘班?那可得不到我的认可。”“没人需要你的认可,快出去。”她这句话直接耗光了我最后的耐心,于是我开始赶她。我居然差点…这让我呼吸急促起来,变得更加焦躁不安。

“切!”她关门的手倒是懂得拿捏分寸,轻轻带好后推拉一下确认门锁。

我不知道该干什么,不是,我知道我要处理这些文件,但我现在完全不在工作状态,我的一切都悬在那张办公桌后的空位上。桌面简洁得有些单调,工作用的电脑以及配套电源,文件夹,喝水的茶杯和一个小小的盆栽。本来还应该有一个正在打电话或者签字或者偷懒的身影。

我起身,想要去擦一下桌面上的茶水渍。

 

虽然不在同一个房间,但我总能知道她睡着的样子,因为我每天早晨都回去喊醒她。本来我只是在门前敲门,后来她直接让我进门去喊她了。我说难道不能定个闹钟吗?她问我不愿意吗?我说不,当然不是。于是我得以欣赏她的睡姿,大部分时间都是乖巧的,平躺着的,偶尔她会侧着抱住被子,或者是趴着打开手臂完全铺满整张床,偶尔的偶尔,她会缩成一团,轻轻梦呓。我不敢细听她在说什么,因为她眼角的泛光促使我立刻叫醒她。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坐起来发一会儿呆,而我会觉得自己是把她从痛苦中救了出来。

但是今早她的房门大开着,我才知道她早早就起来了。原来是可以自己早起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里出现了这样的想法。危险!我赶忙把这样的念头赶出脑子并且冲进浴室开始洗漱。我看见各式各样的化妆品摆满了梳妆台,我一边惊讶与它们杂乱的排列一边暗叹她已经可以自己完整独立地把自己包装起来了。看来我的确有教人的天赋,我这样想着,一边收拾台面一边清洗自己。就在打开水龙头的时候,我一不小心抬头看见了镜子里的苦笑。怎么能这样呢?突如其来的,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怅然若失的感觉就这么从脚底升起来。

怅然若失?太自负了吧,你分明从没得到过。水龙头里不断涌出冰冷。

 

啊!我在心里大喊一声,我在想些什么东西?我甚至想给自己两巴掌。眼下我能做的只有整理好文件,不会让柳总太过担心业务,回到公司也不必面对满当当的行程。我呼出一口气,正式投入工作里。
正式工作!认真工作,好好工作…我觉得这是我最后的位置了,因为除此之外,我再也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参与进她的生活里了。别想了,别再多想这些其他的了。

 

“那个,柳明明,我要下班了。”声音从比较近的地方传来,然后是不断的喂喂的声音,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讲电话。声音过于刺耳,于是我缓缓睁眼,从窗户外吹进来的风环绕我一周让我逐渐变得清醒,我这才意识到我原来是睡着了。我居然睡着了?我的心跳急剧加快,汗水开始从额头和后背涌出来,这绝对不是因为略显炎热的气温。

“醒了没?”实习生抬起她的手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所以说我要下班了,你能不能把早上的文件回执给我。”

“哦哦哦…”神魄逐渐归位,我的感觉和意识也变得清晰起来。我在桌面上翻找,就在这一瞬间,我赶忙支开了她:“明天吧,明早我交给你。”

“嗯?”她歪歪头,眼睛眨巴眨巴像是一只小狗。“难道是你还没有做完?柳总翘班你也偷懒是吧!管理层都是这样的吗?”

我不信这只是单纯的疑问句,但我又不好反驳,因为我看到了就在我趴下睡着的位置,我的口水浸透了她早上给我的文件。一边在心里暗算失策的同时又下定决心绝对不能让她看到这么丢脸的事情,所以我只能勉强解释保住自己的形象。

可这件这样有趣事情我能说给谁听呢?

“嗯?我是体谅员工,不想让你下班了在家里看回执,明天再来找我,可以吗?”这么说着的同时不断思考刚才脑中一闪而过的问题,露出了深陷其中的表情。

“那…那好吧。”她终于退了出去,临走前还突然回过头来打招呼说:“那你也早些下班哦。”害得我又赶忙用双臂遮住桌面。

我一边重新打印文件一边擦桌子,脑子里还是那个问题不断回转。那,若是不能说给柳庄云小姐听,我能说给谁呢?可我若是给她分享了这件事情,我该怎么继续接下来的对话呢?说起来,工作之外的我到底是她的谁呢?

窗外晚霞倒是灿烂,将要日落了,不知道她今天过得怎样。

 

说不定已经回家了,这么想着,我开始加快收拾的速度。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百合灯塔立场,作者保留所有权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

  • 安岛樱月i
    安岛樱月❀i 2021年8月28日 下午2:04

    本来设置里是没有实习生的,这一节应该是秘书回家后见到两人,终于克制不住,然后三人在狭窄的空间里彼此呼喊大约五千字的文本长度后最终释怀,秘书也失去了自己数十年来为之奋斗的理由决定离开远走,留下重逢的两人面对许久不见的生疏和生活上的分歧越走越远最后辛终。但我果然不能接受有人付出了努力但完全没有收获,于是就出现了实习生这个角色。实际上这个角色的名字我都没有想好,但我想要给秘书一个不至于痛苦的结局,我就一定要写下来。拆散之前所有设置的情节脉络也没关系。所以就有了行文流畅的难题。瞪眼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