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共婵娟

暂且到此为止吧 。教我的人告诉我说文学素养上大多数的提升在于学会用文字表达内心后认真努力用心的生活。 所以九月我不能一直蹲家了,随缘吧。想到了很多以前的事情,说起来有没有人来认真批评或者夸奖我一下呢。

还不过来呀。我偷瞄向她那边,虽然不自知的,但她果然直勾勾地看着我,毫不避讳。我在心里笑她呆滞。手上不停,耳朵边上听着这些人叨叨哆哆碎碎念的要起茧子,酒从杯中入喉,一杯一杯地数着,我在计数时间。

看我基本上不怎么回应他们,周围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终于在这个冷场里,我看到她起身,绕道至我的身后,轻巧地拿走我手中的杯子。她的手心很温暖,甚至有些热,是因为我一直握着杯子的原因吗?我仰头,目光交错。绝非如此!

我肆意地放下心中的防备,酒精这才通过血液流动到我的身体四处,让我的大脑晕晕乎乎的仿佛身处云端。
“好久不见。”你说。我“嗯”着点头。

“然后啊,然后那个地中海就气鼓鼓地出去了,关门的声音整层楼都听到了。”她搀扶着我走在路上,口中不断念叨着的事她工作时发生的趣事。“所以说在这样的企业里,安分比有能力更重要,我只要每天不早也不晚地完成自己份内的任务就完全不会有任何问题,哪像您啊,坐写字楼里逍遥快活,想不上班就不上。”一转话锋打趣到我身上。“是啊,那你赶紧把你现在的工作辞了来我这儿吧。”我意识模糊着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呵呵。”回应我的是她冷笑的声音。

“你现在住在哪儿啊?”她问我说,“希望不是那种只能在电视里才看的到的豪宅。”“怎么会呢,跟你差不多吧,租的小房子。三室一厅。”我回答说。“三室一厅是小房子吗?你一个人要睡三个房间啊?”她吐槽。“不是,其实还有另一…”话没说完,脑子突然清醒了不少。我绝不能告诉她其实还有一个女生跟我住在一起,否则久别重逢就很可能完全变样…想到这里,我把将要出口的话给咽了下去,说:“我住的地方很远呐,我喝了酒也不能开车,今晚就睡你那里,行么?”

她居然脸红了。这让我的醉意更醒三分,心里暗叫着可爱的同时又有一些让人怀念的感觉。真的,重逢这种事情真的太过美好了。
“那也没办法了…”她也没有拒绝着说什么别的。

 

“那你交过男朋友吗?”在电影将要落幕的时候,我问她。“没有,我的心里只有学习。”听到这样的回答,我差点把口中的饮料全给喷出来,幸好电影院足够黑。“怎么突然问这个?”她反过来问我。
“因为大屏幕上男主角和女主角抱在一起接吻了,所以我就想问问你。”我如实地说出来,事实上我完全不会对她撒谎,因为会被她一眼识破。“问问我接吻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她补充。“我没交过男朋友是因为我真的只想好好学习考上这所大学,所以以前都不打扮也不社交,但我看你完全跟我相反啊。”她转过头来,黑压压的环境里她的眼睛亮得像星星。“你既漂亮又会打扮而且也很开朗,怎么会没谈过恋爱呢?”

“不知道…”听着她毫不避讳的夸奖,我呆了一会儿,“也许没遇到喜欢的吧。”我这样对她说,但我的心怦怦直跳,这让我的呼吸彻底没了章法。

 

“你是不是胖了。”她几乎快要拖着我走了,只得喘着气用近乎抱怨的语气说,“早知道我就叫出租车了,现在这么晚也没有公交到我家了。”“日子过得富足了,最近疏于锻炼,嘿嘿。”我自己都想给我自己这贱兮兮的笑一拳。“那就先歇会儿,话说你已经醒酒了吧,自己走啊。”她拖着我去路边的花坛边坐下。“那就坐一会儿,等下起身了我就自己走。”我瘫倒在她肩膀上。

“那到底是什么感觉呢…”我坐在桌子前还在念叨。“白清玲,你俩就出去看了个电影,怎么这小云云跟丢了魂似的?”另一个室友躺在床上斜着眼看我。“她好像有件无论如何也想知道的事情,现在还在想。”玲儿这样回她。“哦豁豁。”室友发出怪笑。“哎呀,烦死了。”我用枕头砸她。

“无论如何也想知道接吻是什么感觉吗?”她俯过身来,抓起我的手然后并拢食指和中指。她先是抓起来后点在我的下唇,“就是这样的感觉…”然后又抓过去点在她的,“嘴唇应该比指腹要柔软一些…”

我几乎要跳起来了。但她按住我的手,这使我只能坐在椅子上。她把脸凑过来,我看着越来越近的她,脑子里有无数杂乱的想法如同喷泉涌出。“我记得一般还会闭眼呢。”她的声音很小,但是因为足够近,所以听得很清楚。她每说出一个字,就有一股躁动的空气拂过我的脸颊后盘旋在我的耳根。她越来越近,“你说闭眼是需要两个人刻意约定的呢,还是自然而然的?”我不清楚她是不是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我盯着她的鼻尖,几乎,不,已经触到了我的。

要命!我闭上了眼睛。
并没有想象中柔软微弹的触感,待我睁眼后她歪着脑袋看着我,她不出声也不露齿地笑了笑:“你刚才闭眼了。”
“你俩凑一对算啦!”室友的声音。
我的天呐。我才发现被她握着的那只手的手心上早就布满汗水。

 

“休息好了没呢?”她侧过头来,把我从她的肩膀上扶起来。“可以自己走了吗?”“可以是可以,但我还想再靠一会儿。”我又倒了过去。“好吧。”她叹一口气。

在我休息完起身之前,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回忆我们的从前。

“那个啊,柳庄云。”她叫我。“嗯?”我不动身,只是回应。“我家里没有多的客房,沙发也很杂乱,所以…”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我几乎要起身把耳朵贴过去听,但等到我听清楚后,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只要您啊,不嫌弃我就行。”

“你变得害羞了。”我立直身体对她说。“虽然我久疏运动,但是以前学会的我可都没忘记。”如同刚才在脑子里想到的,从前的她一样,我也小声但是足够近的,把脸凑到她的面前的,带着欲盖弥彰的诱惑的,我说:“那我可真要好生活动一番。”

她低着头跺脚,鞋跟碰撞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一拍一拍同心跳合奏。“嗯…”如水般温柔的回应声沁透了漫天的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百合灯塔立场,作者保留所有权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