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月与我共联袂,满地霜花不见泪

我好像特别喜欢拿月做标题,仔细思索下来发现可能是因为我出生于中秋。在这个万家灯火的日子里,有女子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以迎接我的诞生,于是我不得不来到这个世上,并且将要辛福快乐地生活下去。图为最近看到的晚霞,美得几乎让人忘了自己尚处人间,又让人庆幸自己还尚处人间。
祝大家:中秋快乐。

“勿要乱动!”主子厉声呵斥我。我立刻收回心神,紧绷着坐好。

我现在穿着鎏金刺绣的西域罗裙,据说是最新的款式,并且是皇上御赐给我的主子;丝绒顺滑就像是泡在水里的感觉,即使在这样的三九艳阳天里也可以给穿着的人带来极好的凉爽,这条裙子的价值,恐怕抵得上十个我了。但我依然冷汗直流,因为我知道现在的我若是被任何一人看到,那都是株连九族的重罪。不过这的确是主子的命令,我也不敢不从。好在主子拉上了所有的遮挡,驱散了所有的仆从。

她让我穿上她的衣物坐在她的桌前,看着镜子咬红。我捧起这张满是红色胭脂粉末的纸时,惊叹于世上竟有如此奇物,轻得像是鸟的羽毛。但我迟迟不敢咬下去,因为这是主子的什物。

就在这思想挣扎间,我又被主子骂了。

“坐好,让我为你画一副世间绝美之容颜…”方才主子是这么说的,而后她竟然亲自为我宽衣。这简直不能用受宠若惊来形容。我在害怕的同时满怀期待。“到底是新款式,即使是身份低微如侍女的你,穿上后也如同某位诸侯的千金呐…”但主子还是不断提醒我自己的身份。我知道,即使显得我似乎有那么一丝美,那也只是因为我穿着这条裙子罢了。

心里又酸又苦的同时还带着一点痒,这让我想起些许不好的回忆。

“是吗?不是都已经说亲了吗?”某一日,主子突然问我为什么不要与那侍卫成亲。“他都与我说亲了,还整天拿着赏钱去那夜叉窟。”我说。“夜叉窟?是那熙春楼吧。”主子调笑我 “怎么,男人嘛,三妻四妾也是正常。”“可他才与我说亲,反正我觉得这样不好…就…”我不知道如何反驳,竟然说出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那主子您看到皇上出入其他妃子的寝宫,不觉得胸闷难受吗?”出口后我立刻感受到了自己的失言,怕是主子近日对我照顾有加,我就擅自忘了分寸。但她居然没有责怪我,她只是看着远处出神。

“皇上?呵…”此后我再也不敢在主子的面前提皇上了。

现在也是主子突然说要为我画一副像,寻个好人家。但我已经不想成亲了,不过心里的想法总是有一些是不能说出来的,我若是真的说自己不想成亲,指不定老家的人怎么在背后戳我的脊梁骨。

于是我也就没有推脱,实际上我也推脱不掉。

“我有没有和你说起过,我根本不爱那皇帝,我与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接触更毋论感情了。”主子突然抬起头来对我说。

其实我是多少有听说的,据说皇上为了博得主子一笑,豪掷千金寻人做各种享乐,使各种计谋,全都泛泛收场。虽然我碍于身份没能见到那种场面的主子,但我也是见过她笑的,比方说现在。所以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人家口中那个美艳又冰冷的被簇拥着的主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主子说。“她在江湖路远之处,与我几乎是天人两隔。”她露出寂寞的表情,但我从中看出了一点渴望,“可笑至极,我真正想要的,岂是能用小小皇权得到的。”

胸闷难受的感觉突然袭来,像是谋反的刺客,招招用尽全力,不留后手。其实我曾经也以为自己是有别的什么原因才会与主子如此亲近的,但究竟是什么原因,不论是我想象中的还是现实里的,都是不得而知也不能被知晓的。

“您可以下令让天下人都去找他。”我这么说。

“你不懂。”主子说。

的确,我完全不懂。无论是能让她露出这种表情的人的容貌,气质,还是财富,权力。这一切都在我的想象之外,我只能看这主子露出难以表明的哀伤来,像是傲然盛开的冬天里的梅花,谁又能理解呢?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横下心来问。

主子思索良久,长叹一口气,像是说书人在动情之处的长吁。“唉…我现在画你,必是朱红翠绿,草长莺飞之春为底;海蓝山青,灼心艳阳之夏为面;饱足色彩绘出豆蔻时年思春少女之美,得以令人浮想联翩,心神荡漾。”主子盯着我说,而后又叹一口。

“可若是叫我画她,必是苍茫江面一点墨,以无边只白为底,留墨一点为面,任这墨痕随意发散,最后在边角描出风与云来。”主子说,“虽说身处庙堂之高,我等终究只是凡间烟尘,不过尔尔。任凭技艺如何,普天之下又有谁能画得出她的美呢?”

其实这段话里我一个字都不懂,只是主子在说出后面这段话时,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闪光。如同是我看着主子一样,那是羡慕,嫉妒,仰慕等情感的集合体。那才是让人浮想联翩,心神荡漾的样子。

我似乎明白了,但我还是问,“为什么用我做比呢?”

“因为同是女子。”主子说,“我喜欢的人,我爱着的人是一名不被约束的女子。”

江上的一点墨色,滴在我的心里浓得化不开了。这一点墨就足够染黑浸透整条江水,滔滔不绝直到极东。

原来不是「他」。我好像真的看到了这般美好,美得叫人落下泪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百合灯塔立场,作者保留所有权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